当前位置: 118开奖现场直播 > 音乐天地 > 正文

时光的人

时间:2019-10-09 11:05来源:音乐天地
随着用手表的人越来越少,钟表维修行业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笔者在兴义城东风路一心堂药店门口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看到修表人余天明正在专心致志地修手中的表。这样的工作

随着用手表的人越来越少,钟表维修行业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笔者在兴义城东风路一心堂药店门口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看到修表人余天明正在专心致志地修手中的表。这样的工作,他已经做了26年。

角落中,摆放了一张木桌,桌子上放了个玻璃柜,玻璃柜上面七零八落地挂着一些手表及零件,再加上木桌旁的板凳,这就构成了修表匠余天明平时工作的“办公室”。

走近玻璃柜,各种滴答滴答声,似乎将时光拉回上世纪80年代。

“那时候,流行‘三转一响’,指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个家庭都希望拥有的家庭用品。”余天明介绍,在那个年代,是否拥有缝纫机、自行车、手表以及收音机这“四大件”,是一个家庭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。随之应运而生的家电、手表、自行车修理等行业,也成为了那个时代最红火的行业。

谈话间,余天明双手操作着小镊子、小钳子等修表工具,动作熟练流畅,拆表、装表一气呵成,不一会儿,这块手表又响起了清脆的滴答声。

说到入行,余天明说自己是被时代及生计“逼”上这条路。

由于自己没有多少文化和技术,在那种年代的谋生中,刚开始主要以做苦力为主,但是这样的工作就如同现在的“临时工”,有时候几天都没接到活,有时又要不到工钱,家人也跟着吃了上顿没下顿。后来,正是手表盛行的年代,余天明的舅子正好就是修表人,喊一声师傅,余天明就跟随他学习了一个月。

一个月后,就开始自己一边摆摊子,一边学习一边做,这一做就是26年。

“那时候,戴手表是身份的象征,我们修表也风光。”余天明说,以前做苦力,一天的收入就几块钱,但开始修表后,每天的平均收入都在10元。“生意最红火时,我一天会接到10多块需要维修的手表,一天根本修不完。生意的红火,也让自己的经济收入有所增加。所以,一干就干了20多年,技术也越来越好。”

提及修表行业的生意及以后,余天明说,这个行业已经在逐渐走远。

“现在我的主要工作变成配电子,电子表已经逐渐取代机械表。”余天明说,电子表走得准,又属于实心表,在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螺丝,里面拆不下来,如果硬是拆下来,又装不上去,这些表差不多是属于一次性的表。

除此之外,随着手机的普及和表的种类的增多,使得大量钟表店因生意冷清被迫关门。钟表业衰落了,修表行业也衰落了。

因此,现在愿意学这门手艺的人更是少之又少。

“还有,做这行如果是租个门面摆,投资太大了,如果是摆摊子,现在秩序都这么好,在哪点也摆不成,现在的年轻人去打工,两三千四五千都能得到,一般都不愿意来搞这个。”余天明说,将来的某一天,这个行业或将被写进历史。

编辑:音乐天地 本文来源:时光的人

关键词: